MENU

回忆一则

2018 年 07 月 14 日 • 昨日重现阅读设置

中午睡觉的时候又想起了高中的事情,想起了以前的饭友和平。

他只是一个高中生怎么能那么绅士呢,彬彬有礼,个子又高长的又好,真令你嫉妒啊当时。

想必他是拿你当好朋友的当时,你吃饭慢,一起吃饭的时候,他总是五分钟吃完,要坐着等你吃十分钟,每天如此。

当时就洗碗时候的一句玩笑话,你怎么就真开始用那么不要脸的方式“撮合”他和ZSL呢?

结果把三方都搞尴尬之后,他怎么依然对你和气如初呢?要是我的话,早就破口大骂了吧?

后来自己怎么会也喜欢上ZSL了?

对比之前自己对他俩做的伤害,自己心里也觉得惭愧了吧。

却不想把责任全归咎于自己身上,所以要往他身上添点罪啊。

因为你那样做他还对你和气如初,那么这一定是个伪君子吧。

后来在自认为非常非常正式地在QQ上给他道歉之后把他删掉,是想把这段黑历史给抹掉吧?

现在想想,席治宇你也不是自己认为的那么开朗正直的一个人啊。

可能,你把一位可以一辈子的朋友弄丢了。

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
本页链接的二维码
打赏二维码